評論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周融﹕「佔中」的真相及回答對「幫港出聲」的批評

08 - 28 05:00

【明報專訊】真理愈辯愈明,大家知道。原來「真相」也是多辯才出現,這是我最近才發現。

這篇文章一半是回應陳健民教授〈為了長遠的和諧而佔中〉一文,另外一半算是回答其他佔中支持者的批評。不論在報紙或網上,這類人和文章太多了,所以不點名也不提出處了。反正批評論調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

其中最多是指摘我和「幫港出聲」危言聳聽,採取嚇人手段。常用例子是說我們指佔中猶如核彈,核爆輻射禍延更深。

引述才是危言聳聽?

到底是誰用核彈和核爆輻射呢?大家下筆前為何不做做功課?

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教授在《信報》4月12日的文章是這樣寫的:

「和平佔中包含多種元素,公民抗命的道德感召,中環堵路擾亂社會秩序等,都是很重要的部分,但要使所有這些部分發揮最大效用,那就必須加進民主商討的成分,也只有這種元素,『和平佔中』這個『核彈』才能真正『製造』出來。要知道核爆所產生的破壞力,不止於爆炸的那一刻,更在於之後的核輻射擴散。」

以上每字每句都是來自戴教授文章。原稿說什麼不算,引述才是危言聳聽?唉,香港寫文章的人的理性及水平去了哪裏?

這個多星期來和戴、陳兩位教授同場辯論不記得四還是五次了。箇中互提問題,他逼我時我也逼他,所以了解深了。雖然大家在不少地方不同意,但同意的有以下兩點:

1)佔中只行第一波,無論有多少人被捕,社會沒有反應,也即是發動不起第二波群衆自發行動,已是失敗而回。毋論三或四波。

我從第一天就說清楚這是「幫港出聲」的目的。我們阻不了想佔中的人,也不會嘗試。我們只是喚醒港人對佔中可能帶來的傷害,叫他們早早通知佔中人士他們反對這行動,在有人被捕後也不會反應,沒有揭竿而起這回事。沒有第二波,動亂來不到,香港安全了。

戴教授,甚至陳教授和我在這一點大家都是完全「陽光」。問題是「幫港出聲」能否令沉默大多數明白,也願站出來出聲。

2)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假若「幫港出聲」不成功,跟着來的第二、三、四波群衆運動會有什麼發生?在這方面,佔中不願說得明白當然了解。但戴、陳兩位字裏行間又怎能完全隱瞞事實?

陳教授在上周文章說:「我們希望市民明白佔中的要點不在於長期癱瘓金融中心,而是要透過自我犧牲(負上刑責)……喚醒我們對社會的責任感。佔中,是為了長遠的和諧。」

當然明白陳教授為何沒有提「長期癱瘓」是多久。他也不會知道。一天半天完事佔中會是一敗塗地,賠了夫人又折兵。不癱瘓一段不短日子,一兩個星期,甚至以月計,又怎能逼到北京行動?是投降還是出手?誰敢說?

看清楚又怎可能不是「先動亂,後和諧」?「幫港出聲」和支持者要求的是「沒有動亂」的民主!大家應看得到我們和佔中的分野。

大家應看得到我們和佔中的分野

寫文章和面對電視鏡頭不同,一個單刀直入的問題往往避無可避。在周一有線節目中,我問戴教授:假如第二、三、四波行動不能令香港產生無政府狀態(anarchy),哪能有壓力?這是多次論辯中第一次教授沒有否定我所說。

他回答大約意思是即使如此,那只是學生不上課(罷課),及主婦們不上街買餸(罷煮)而已。他看不到因此要出動解放軍,即使出動也逼不到主婦買餸。輕描淡寫莫過於此!

在我了解中,無政府狀態下的一個城市極可能是交通港口癱瘓,到處都是罷工罷市,人們上不到班,警方處理突發或安排的大小治安事件疲於奔命,城市日常生活已達半停頓狀態,經濟如何反應,不用說了。從戴教授最輕巧到我較嚴重的形容,或閣下想像中的更差的情况,自選吧。

我必須承認我不相信戴教授所說是最可能的現象,更不相信他在說實話,因為我們恐懼,所以行動,那才有「幫幫香港,出聲行動」出現。

陳健民教授文中所說的五種「必殺」(這是我加的形容詞)促進和平佔中方式:一年解釋和平理念、簽署誓約、參加工作坊、有糾察及音響設備來控制祥和。容我建議教授在小、中及大學或辦公室和同學及朋友來個實驗,不說什麼和平佔中了,只要求簡單如堂上留心聽書,不談話,或工作時不打私人電話或辦私人事等等,看看成效才算吧。

假如真的奏效,看來陳教授已發明了世界上真正的「洗腦」方法!世界從此和平,家庭從此和諧,同學從此相親相愛,勤奮讀書,靠這五招了。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新浪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