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愛國愛民」讓路給「愛國愛黨」? 荒謬!

06 - 01 05:01

【明報專訊】今年,支聯會紀念六四活動的口號,包括「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引發一場風波,特別是在「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表達不滿之後,支聯會以避免爭論為由,避提「愛國」口號,變相撤銷「愛國」口號。六四燭光晚會舉行前夕,從團結最大多數市民出發,支聯會的退卻可以理解,但是絕不正確。因為八九民運的最根本精神,就是愛國;支聯會領導香港市民堅持要求平反六四事件,最主要的精神支柱,就是愛國;若六四事件抽走愛國,則八九民運算什麼呢?若支聯會與愛國剝離,還靠什麼號召市民?若支聯會就愛國口號作戰術退卻,勉強可以接受,但是紀念活動過後,支聯會須以確實做法突顯愛國本質,保住支聯會的生命泉源。

對六四事件和支聯會

愛國是靈魂

24年前,全國掀起的波瀾壯闊民主運動,中共將之定性為動亂,要旗幟鮮明地打擊和鎮壓。但是,包括直接參與靜坐絕食的學生、內地許多民衆以至本港和海外無數人士,都反對中共的定性,認為這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其後事態發展至當權者以暴烈手段血腥鎮壓,大量學生和民衆犧牲,他們死於為之獻身的愛國民主運動,而非中共所說的動亂,因為若參與動亂被殺,或許會被視為死不足惜。所以,「愛國」是這場運動最重要元素,也是中共、特別是當年參與血腥鎮壓當權者的夢魘;若抽走了愛國元素,則這場民運算什麼,難道是中共定義的動亂?

當年,港人對八九民運熱切回應,並不因為認識與當權者鬥爭而遇害、被捕的學生和民衆,而是港人與他們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紐帶連繫起來,那就是愛國。支聯會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關鍵在愛國,是持續團結市民抗爭了24年的最重要元素。可以說,當年港人支援學生,出於愛國,持續要求平反六四,也是出於愛國;若港人這種愛國情懷被認為不光采,而支聯會竟然在愛國面前躑躅,則六四事件團結起來的能量會否渙散,值得關注。

支聯會決定隱沒「愛國愛民」口號,並非因為所謂本土派乖離常理的怪異邏輯,而是因為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不滿,她說「1989年血腥鎮壓之後,愛國的概念變歪了,政權把愛國變成愛黨」。丁子霖是六四事件遇難者家屬,她對事態的意見,當然要關顧,特別是年逾耄耋,而平反仍然毫無進展,丁子霖的焦慮完全可以理解,相信其他死難者家屬亦是這般心情。不過,丁子霖不滿愛國愛民口號的理據,不敢苟同。

按丁子霖的邏輯,因為政權把愛國變成愛黨,所以不應再提愛國了,這會出現什麼後果?首先,愛國成為中共政權的專利,日後只有當權者的愛國準則,這樣的話,24年前那一場愛國民主運動,就失去了對照出當權者愛國愛黨虛妄的效用。其次,民間放棄「愛國」話語權之後,則八九民運、六四事件是什麼性質?還有是不提愛國之後,要求平反六四事件的具體內涵,是些什麼東西?這些都是六四事件抽離愛國之後,需要思考和解答的問題。

其實,若當權者扭曲了的概念和價值,民間就退縮迴避,對當權者而言是正中下懷。以民主為例,內地貶低西方民主的形式和反映的價值觀,宣揚社會主義民主的優越性,特別是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內地當局對所謂中國模式,沾沾自喜。當權者扭曲民主概念,實際上是假民主之名行專制獨裁之實,然則,按丁子霖的邏輯,民間豈非不要再提民主了,香港也毋須爭取真普選了。相信丁子霖不會這麼想吧!

司徒華堅持愛國

值得接任者學習

當權者愈扭曲愛國、民主,民間社會、特別是在香港,更需要堅持和宣揚真正的愛國和民主。司徒華先生領導支聯會22年,前年因病逝世,支聯會是中共的眼中釘,他以支聯會的平台帶領港人抗爭,以中共的定性應屬敵我矛盾。22年間,司徒華頂着巨大壓力,本諸愛國情懷,有理有節地與當權者鬥爭,他的堅持,使六四事件薪火相傳,燭光不滅,當權者因此未能安枕無憂。司徒華逝世之後,中共未對他惡言相向,據知與中共內部對他定性為「真正的愛國者」的評價有關。

我們指出這一點,並非認為中共的評價有多馨香,只是要指出何謂愛國,有同理心和客觀準則,往往超越政治恩怨和操作;不過,前提是要堅持信念,對正確的事要敢於堅持,對被扭曲的事要敢於推動改變。司徒華有理有節的堅持,最終連對手也給予尊重和應有評價,值得現在支聯會的人學習。

支聯會的愛國愛民口號,切合香港實際需要,因為現在社會充斥着扭曲了的「愛國愛黨」準則,愛國愛民本來可以起到激濁揚清效用,只是愛國被污名化了,使得提到愛國,就會被認為向北京獻媚,等同「犯罪」。以政治口號而言,現在支聯會推出愛國口號,對一些人未深入了解事態的人,可能基於誤會而未能接受,既然許多人未準備好,支聯會調整口號的做法,可以接受。不過,愛國是六四事件和支聯會的靈魂,支聯會應該制訂策略,適時重提此事,打破當權者壟斷愛國話語權的局面,使愛國不再淪為統治者的專利和禁臠。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