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朱令媽媽:沒人告訴我結案了(實錄)

05 - 06 19:58
朱令媽媽朱明新接受專訪
朱令媽媽朱明新接受專訪

  央廣主持人許川專訪朱令的媽媽朱明新女士:沒人告訴我結案了

  今天中午12點,朱令媽媽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主持人許川(微博@許川 )的獨家專訪。以下是採訪摘要:

  再過幾天,就是今年的母親節。在這一天,很多朋友會送禮物給自己的母親,或者獻上一束康乃馨。今天我也要介紹一位母親給大家,她就是我們今天的嘉賓:朱令的媽媽-朱阿姨。19年前,清華大學化學系女生朱令意外地“鉈”中毒,朱阿姨一直悉心照顧朱令,朝夕相伴。今天,請朱媽媽 跟我們一起分享有關朱令的故事。

  許川:朱阿姨您好,您和朱令的爸爸吳叔叔每天的生活都是怎麼安排的?

  朱媽媽:我和她爸爸從早到晚閒不住,早晨從7點鐘開始,就必須給她清理氣管,因為她肺部功能比較弱,總是發炎,痰很多,所以每天都要進行吸痰、霧化,再幫她把衣服穿好,給她洗漱,大概10點多能完成。我們就幫她進行簡單的活動,總躺著肌肉萎縮的很厲害。扶著她至少讓她可以坐起來,坐起來還必須吸氧,氧氣管就隨時套在氣管那,我和她爸爸給她做些按摩。轉眼就到了中午,中午繼續吸痰這些護理,幫助她大小便,一切做完之後,我們才可以陪著她一起躺一小會兒,然後下午繼續幫她活動,一直到晚上。

  許川:她現在可以正常飲食麼?

  朱媽媽:不行,2011年的時候,她肺部感染,住院一年,現在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她吃飯的時候容易嗆食,這樣就會造成吸入性肺炎,就很危險。因為她的膈肌是完全麻痺的狀態,呼吸相對來說就很差,現在的肺部已經萎縮到正常人的三分之一了。

  許川:在您給她做這些護理的時候,她的意識上有感覺嗎?

  朱媽媽:有感覺,只是不能說話。

  許川:你和吳叔叔每天都要幫她那些康複訓練呢?

  朱媽媽:讓她練習站立,在床上的時候讓她試著抬腿,但氣管切開之後 這些都不能做了,所以現在她爸爸就把她抱到輪椅上,然後我從後面推著她,使勁讓她站立一下。

  許川:您已經72歲了,您和吳叔叔在做這些康複訓練的時候吃力嗎?

  朱媽媽:還是很吃力的,因為現在她自己沒有一點力氣,每次她爸爸摟著她幫著她站起來的時候,他爸爸都是滿頭大汗。

  許川:朱令在小的時候,身體怎麼樣?跟小伙伴們相處的怎麼樣?

  朱媽媽:朱令是個開朗的孩子,在我印象中她人緣很好,跟大家都很和睦。而且她小時候身體也挺好的,喜歡游泳,她挺聰明的,成績也不錯,從小學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都是保送生。

  許川:她是哪一年進入清華?

  朱媽媽:92年進入清華,出事的那一年她剛上大三。

  許川:大家都非常關心19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一開始怎麼發現朱令的身體不對勁的?當時朱令有哪些症狀? 

  朱媽媽:94年的11月份我剛出差回來,那時候她在校樂隊里正在忙音樂會的事情,她每天都要練習彈古琴、中阮。音樂會她有幾張票,希望我和她爸爸可以去參加,她爸爸就去學校找她取票,還想著順便給她補過一個生日,在帶她吃飯的時候,她就一直說肚子疼吃不下東西,當時以為只是小毛病而已,就簡單的在學校衛生室看了一下,後來她就越來越疼,到了音樂會當天的時候,她就已經疼的相當厲害,但是她堅持要把音樂會演完。等演完音樂會之後,她的狀態就很不好,肚子和腳疼的讓她堅持不下去了,第二天就帶她去看病,但都找不到病因,因為疼的程度一直在發展,還大把掉頭發。

  許川:當時在同仁醫院的治療效果怎麼樣?有改觀嗎?

  朱媽媽:沒有,越來越嚴重。

  許川:1995年2月20號寒假結束,朱令返回了學校,這時她的身體狀況怎麼樣?為什麼不繼續治療呢?

  朱媽媽:她是個很上進的孩子,她不想耽誤學習,我不同意她去,她就說因為生病她已經耽誤第一學期的期末考,不能再耽誤下去了。回學校這期間,每天她都疼得不行,下床拿書的過程對於她來說都很困難,她有遠大的抱負,她想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她計劃這次音樂會演出完之後,去參加雙學位的學習,還有一些計算機、德語的選修課、她的學習計劃非常多。

  許川:我們了解到在3月6號她的病情又惡化了,這次診斷結果是什麼? 

  朱媽媽:這次依然沒有什麼診斷結果,找不到病因。她就不想再住院,堅持要回學校上課,這個期間我們也沒有再去檢查,也沒有換過醫院。

  許川:3月9號你們來到了協和,李舜偉教授曾經提醒您“太像60年代清華大學的一例鉈鹽中毒病例了”。您當時懷疑過是鉈中毒嗎?有沒有做檢測?當時朱令出現了什麼症狀?

  朱媽媽:當時住在同仁醫院的時候,親朋好友過來探望的時候就懷疑說是不是中毒了,後來李教授就問她接觸過什麼藥品之類的。清華大學也拿來了藥品使用清單,上面並沒有記載過實驗中有任何致使中毒的藥品。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會鉈中毒,而且只有她一個人中毒,我們就開始產生了懷疑,但當時我們完全沒有想到會有投毒的這種事情。

  許川:朱令在平時的學習和實驗中有沒有機會接觸到鉈呢?有沒有可能是誤服?

  朱媽媽:沒有,她在平時的實驗中是沒有可能接觸到的。

  許川:後來你們是什麼時候報的案?

  朱媽媽:3月9號她情況不是很好,就進行了化驗,4月28號化驗結果出來,証明她就是鉈中毒,當拿到化驗單的時候,大夫就說,像她這種情況,不是誤服就是投毒。這時候我們就立刻報案了。

  許川:報案後警方調查的過程怎麼樣?結果怎麼樣?警方有沒有確定朱令如何中毒的?

  朱媽媽:當時我們要求學校能不能把宿舍封起來,先保護現場再開始偵查工作,但是老師說有困難,緊接著學校由於校慶等節日就放假了,7天假期之後,派出所找我們去詢問一些情況,並且告訴我們,在這假期中,朱令的宿舍失竊了。

  許川:丟的什麼東西呢?

  朱媽媽:她喝水的杯子,還有裝洗浴用品的小籃子,後來宿舍同學又在床底下找到了杯子。

  許川:您認為這些東西對於破案重要嗎?

  朱媽媽:我想應該都是些很關鍵的東西,但是偵查小組當時並沒跟我們說什麼。

  許川:後來警方調查的過程怎麼樣?中間有什麼新的發現?後來給你們什麼樣的答複,有結果嗎?

  朱媽媽:當時4月28號報的案,拖到了六月份學校快放假了,我就特別著急案子的調查情況,我就一直打電話問,後來偵查小組告訴我們,他們正在努力工作,到了10月份暑假過完,我繼續詢問,他們回答是:“我們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只剩下一層窗戶紙” 。

  許川:後來有沒有結案的通知?

  朱媽媽:沒有,我不斷地在詢問,每次都告訴我的是,他們已經上報。

  許川:這個案子是哪年辦結的呢?

  朱媽媽:在我們和辦案組接觸過程中,他們始終說,這個工作他們一直在做,沒有結案的說法。

  許川: 07年公安部曾經答複辦結,辦理的結果是? 

  朱媽媽:07年的時候,政協委員也提出並且詢問這個案件怎麼樣了,後來我們得知,他收到了一份公安部的書面回函,其中就提到:這是一起朱令在學校被投毒的案件,因為辦案時間太晚,証據不全,盡快辦結此案。

  許川:我們可以查到這份回函嗎?

  朱媽媽:可以,當時我們從政協委員那複印了這個文件。

  許川:案件的其它細節您清楚嗎? 

  朱媽媽:不清楚,辦案組給我們的回複永遠都是:我們在繼續工作,這個案子沒有結。

  許川:你有沒有試圖通過一些途徑去了解案情或者是獲取一些結果?

  朱媽媽:我做了很多的努力,都特別艱難,一直沒有得到相關答複。

  許川:當時您要求公開過嗎?

  朱媽媽:2008年5月12日,朱令的父親吳承之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開朱令急性鉈中毒案偵破過程和結果的申請,並於當天被受理。十八天過後,市公安局以“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定不予公開的其他情形”為由發出“政府信息不予公開告知書”。

  許川:朱阿姨您還會繼續申請信息公開嗎?

  朱媽媽:一定會的,我希望得到一個答案。

  許川:19年來,很多人都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關心朱令,有的表示關心,有的表示對投毒者的憤怒。朱阿姨您恨嗎?

  朱媽媽:朱令是我的孩子,而且她是個好孩子,正當她風華正茂的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對於這個犯罪嫌疑人我是恨她的。

  許川:加入朱令沒有中毒,有沒有想過現在你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朱媽媽:她從小帶給我的都是歡樂,都是幸福感。如果按照她原來的設想發展下去,她會做的很好,我會覺得更幸福。但是,這一切,一切都沒有了。

  許川:您對未來有期望嗎?

  朱媽媽:我希望她現在康複得好一點,能夠有更好的醫療條件。

  許川:聽眾朋友,我們對朱令的感情,其實是對真、善、美的感情

  我們對朱令的關注,其實是對公平、正義的關注。

  不論調查的進展如何,我希望,我們能用自己的心,給朱令、朱阿姨、吳叔叔一點光,一點溫暖。

  我是許川,感謝您收聽今天的高速會客廳。

 

(內容由新浪北京提供。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關鍵字:中國
新浪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