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石琪說戲﹕丹尼波爾搞三級潛凶

05 - 05 05:00
(明報製圖)
(明報製圖)

【明報專訊】我長期愛看盜寶片,英國紅牌導演丹尼波爾的新作《催眠潛凶》(Trance)正是奇謀盜寶,還大玩失憶與催眠的奇詭鬥法,當然看得提神醒腦。雖非由頭到尾都理想,但成績不俗,電影感很強。

《催眠潛凶》玩腦犯罪片

其實可觀盜寶片不多,不久前高安兄弟編劇的《離奇偽術家》就過時兼死蠢,我非常失望。現在《催眠潛凶》拍攝賊黨裏應外合,在倫敦拍賣行盜取高價名畫。開頭描述當今精密防盜科技,也無法杜絕有腦有暴的搶劫,就毫不幼稚。

此乃成人黑色犯罪片,主體是玩腦——得手後關鍵人物傷腦失憶,賊黨要請催眠專家追查贓物下落。在追查過程中,失憶者占士麥卡禾、黑人女催眠師羅莎里奧當遜與法國賊頭雲遜卡素發生三角情仇,甚至有三級色情。全片只在一頭一尾搞出暴力動作,尾段尤其火爆血腥,多數時間是腦力鬥智和情色糾纏,亦有賭博,在丹尼波爾靈活影像下保持懸疑刺激。

丹尼波爾缺少劇本原創力

丹尼波爾九十年代憑《同屋三分驚》和《迷幻列車》揚名,五年前拍出奧斯卡得獎賣座片《一百萬零一夜》,去年榮任倫敦奧運會開幕式總導演進一步聲譽大增。不過這部新片並非熱門大製作,其實恢復丹尼波爾愛拍的B級黑色偏奇作風,妙在他今次似乎向英國同胞師弟基斯杜化諾蘭「示威」,要與諾蘭的失憶奇片《凶心人》和玩腦猛片《潛行凶間》較量一下,果然自成一格,可惜過度賣弄,有佳句但不成佳篇,整體成績鬥不過師弟。

《催眠潛凶》的缺點,是三角情仇愈搞愈複雜,特別是失憶者與女催眠師原來曾有情緣,故弄玄虛得完全為奇情而奇情,愈到後段就愈覺情理不妥,弄巧反拙。基斯杜化諾蘭玩腦無疑十分超現實,但勝在愈玩愈大,《潛行凶間》簡直天馬行空無奇不有,相比之下《催眠潛凶》實嫌小題大做了。我認為最大分別是諾蘭能編能導,構思獨特(他的弟弟亦是編劇好拍檔),丹尼波爾則少了劇本原創力,他發揮導演花巧最成功的《迷幻列車》和《一百萬零一夜》都改編別人的好評小說。

《向政府說不》宜小眾捧場

今期新片中,來自智利的《向政府說不》(No)冷門而獨特。此片拍攝1988年智利獨裁者皮諾切在國際壓力下恢復民主選舉,容許長期打壓的反對派參選,而且破例獲准在電視播放宣傳短片。當時多數人認為這是偽選舉,政府必勝。但反對派請來廣告界才俊協力,以軟性招數創出奇蹟。

《向政府說不》是智利導演拉林(Pablo Larrain)回顧獨裁政權三部曲最後一部,前兩部是《屍檔案》和《周末殺人狂熱》。今次他故意採取一九八○年代電視新聞片的粗糙攝錄手法,詳細逼真地呈現有關人物的談論與行動,還有當年廣告片和街頭警民衝突,觀眾完全分不出哪些是新拍重塑,哪些是真正舊片。《哲古華拉少年日記》的男星Gael Garcia Bernal飾演廣告才俊主角,與為政府賣力的老闆變為選戰敵手,結局有微妙諷刺——反獨裁成功後,老闆仍是老闆,主角仍要為他拍攝庸俗廣告。

此片的題材與拍法都特別,可以發人深省。但我不喜歡導演作風,片中連反對派也很中產化,屬於有傭僕的主人階級,沒有觸及平民狀况。最大矛盾是主角強調反對派宣傳短片必須平易近人,必須充滿通俗娛樂性,才可得勝,然而此片本身剛剛相反,導演太標榜個人風格和舊潮特色,情節瑣碎零亂,幾乎每個畫面都「鬆,郁,濛」,絕不適合主流大眾口味,只宜小眾捧場。此片雖然宣揚民主,但拉林看來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導演。

《向政府說不》可取之處,是承認皮諾切獨裁時期改善了經濟民生,可是隨着中產者增多,就需要民主化政治改革,再難忍受專政了。後來台灣「和平演變」跟智利相近,國民黨搞好經濟後便要政治開放,接受反對派挑戰。美國則同樣做了支持右派獨裁後又支持民主選舉的「忠奸兩面人」。

《非常大婚》牽強愚蠢

今期荷李活喜劇《非常大婚》(The Big Wedding)卡士甚強,既有老牌的羅拔迪尼路、戴安姬頓、蘇珊莎蘭頓和羅賓威廉斯,又有後進的卡芙蓮希歌和阿曼達薛菲等,新舊明星齊備,本來適合女性影迷。弊在編導奇差,搞得非常牽強愚蠢,不好笑不好看。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關鍵字: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