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拍打拉筋神功揭底:推廣者年賺千萬稱治百病

09 - 03 03:44
2011年北京體驗營,“醫行天下”老師教學員拍打頭部。
2011年北京體驗營,“醫行天下”老師教學員拍打頭部。
蕭宏慈在宣講他的“醫行天下”和“拍打拉筋自愈法”。
蕭宏慈在宣講他的“醫行天下”和“拍打拉筋自愈法”。

  揭底“拍打拉筋神功”

  推廣人蕭宏慈稱“治百病”;辦高價體驗營等年獲利千萬

  號稱“結合道家、佛家和中醫拍打法”的獨特方法,強調“心存正念,聚精會神,自己對自己用手拍打、持續時間要長、拍打力度要大”,宣稱“能治百病、千病萬病”。  從2009年開始,“拍打拉筋自愈法”在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深圳等地悄然興起。培訓班、體驗營、拍打聚會層出不窮,“拉筋凳”、書籍等相關產品網上熱銷。

  對于這一療法的推廣者蕭宏慈,支持者稱之為“神醫”、“大俠”,反對者稱之為“騙子”、“張悟本第二”。

  數月以來,本報記者對“拍打拉筋自愈法”和蕭宏慈進行調查。

  8月18日,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微博中,提到一種“玄妙”的療法。

  “今天一個朋友來我家。站在門口就說,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訴你。他拿著我的胳膊就拍打起來,拍了幾下馬上就青一塊紫一塊的了。他說,這就是你的病灶,要樹立疼痛對身體好的新觀念。他說的對嗎?”

  隨之而來的近千條評論中,很多網友稱這是一種名為“拍打拉筋療法”,近兩年在社會上很火,並不斷提及這一療法的推廣者“蕭宏慈”,不少網友還用“大師”尊稱。

  “神功”治癌症不孕

  蕭宏慈在公開場合自我介紹為:醫行天下創辦人,“拍打拉筋”倡導者,自愈力健康管理專家,教育醫學創始人之一。

  從2009年起,隨著一本名為《醫行天下》的圖書走紅,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深圳等地,相繼出現“拍打拉筋體驗營”。參加者稱,這些活動收費多則每人兩三萬,最便宜的一日班也需900元。

  《醫行天下》圖書和“醫行天下”官網上,“拍打”解釋為,“結合道家、佛家和中醫拍打法後總結歸納,強調心存正念,聚精會神,自己對自己用手拍打、持續時間要長、拍打力度要大”;“拉筋”是“通過正確的拉筋,可疏通經絡,加強氣血循環,從而改善各種急性、慢性病症,達到延年益壽”。

  “拍打拉筋法”被支持者贊為“治百病的神功”,《醫行天下》的作者蕭宏慈更是被尊稱“神醫”、“大俠”、“大師”、“道長”,甚至“菩薩在世”。

  “81歲腦血栓癱瘓患者參加體驗營後走路了”、“耳聾少年經拍打聽見聲音侃侃而談”、“拍打拉筋治癌症”、“拍打拉筋治好不孕不育”……“醫行天下”官網和“醫行天下/蕭宏慈”博客(訪問量1千多萬),刊登著大量學員的體會文章,多是感謝“蕭大師治好了醫院治不好的病”。

  8月20日,對于潘石屹的疑問,“蕭宏慈”也在微博上答複:“老潘的胳膊能拍出這麼多痧,說明心臟病不輕。但這病到醫院檢查不出,也屬正常。”

  拍出血還“繼續拍”

  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北京夏家胡同附近一家足療店,一場“拍打拉筋聚會”正在舉行。

  記者繳納了15元場地費以初學者身份進入,足療店內擺著一個“拉筋凳”,幾張按摩床。沒有“醫行天下”的老師,只有十幾名自稱“拍友”的男女,多為三五十歲。

  活動開始,十幾名男女圍成一圈,用手掌拍打自己的頭部、肩膀等部位。隨後,兩人一組互相拍打。被拍打者或躺或趴在按摩椅上,由于需要直接拍打到皮膚上,男士們幹脆脫去上衣光著膀子讓人拍打,女士們則用脫下的衣服遮擋,只露出需要拍打的部位。

  “用力!用力!”一名女子給記者做示範,拍打另一名女子的肩膀。被拍打女子閉著眼睛,緊咬牙關,肩膀幾分鐘內就被拍成紫紅色。不遠處一名趴在按摩床上的女子,被另外兩名女子拍打出哭聲,仍在咬牙堅持。

  記者體驗被拍打肩部,除了每一下帶來的疼痛和緊張外,並無放松的感覺。而給對方拍打時,記者被組織者一再要求大力拍打,十幾下後手掌又麻又疼,甚至出現紅腫。

  “別停,繼續拍。”一名女子,腋窩被拍打破皮出血後,仍讓人繼續拍打。

  這名女子說,花了幾千元參加過“拍打拉筋體驗營”,跟蕭大師學習拍打拉筋。“拍打出來的東西(紅腫等)就是痧,還能拍打出氣味。”該女子說,蕭宏慈大師講“有病就出痧,無病不出痧,病重痧就重”,出現痧後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繼續拍打,直到痧色消失。

  多名參與者坦言,被拍打的確是疼,但想到蕭大師說的“拍打能治病,疼痛對身體好”,再疼也得忍著。

  記者了解到,這些男女多是“北京拍打拉筋QQ群”成員。這個200多人的QQ群,在各區縣均有管理員,負責組織安排該區域聚會。每次活動的參與者,均須提前向所在區縣的管理員報名,還要交納不等的場地費。全國不少城市都有類似的“拍打拉筋聚會”。

  “神奇拉筋凳”熱銷

  蕭宏慈的“拍打拉筋療法”中,“拉筋凳”是重要器材。

  一個長凳子一端固定一個棍子,拉筋者躺在凳子上,抬起一條腿固定在棍子上,用力拉直以達到拉筋的目的。

  “醫行天下”官方網站稱,“拉筋”能“改善各種急性、慢性病症,如高血壓、糖尿病、婦科病、心臟病、前列腺疾病及骨頭錯位”。

  “拉筋凳”通過“醫行天下”官網、“醫行天下/蕭宏慈”博客、指定淘寶商鋪、講座、培訓班、體驗營等方式銷售,價格最低的近千元、紅木等材質的則達7500元左右。

  “拉筋凳賣得非常火,現在沒有新貨。”3月20日,“醫行天下”錦州中醫門診部負責人說。

  這是一家設在老舊居民樓里的門診部,門口挂著“醫行天下”的招牌。診所內貼著“拍打拉筋”的宣傳材料,擺著幾把舊的“拉筋凳”,卻沒有任何執照和醫療資質等。

  “這里能診病治病?”記者詢問。

  “什麼病都能看,都能治,你對蕭大師不了解吧。”這名30多歲的負責人掏出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李菁。

  “我是蕭大師的弟子,從北京總部派來負責門診部。”李菁說,買本蕭大師的書,再買把拉筋凳,“照著書自己拍打就能治病。”

  記者提出先體驗下“拉筋凳”和“拍打拉筋”,李菁叫來一名姓張的師傅,“每次治療費100元,45分鐘。”

  張師傅稱,以前就是幹按摩推拿的,“來診所給人拍打,按蕭大師的話說,是積德行善”。他也承認“收入比之前好,(以前推拿)一小時才收40元。”

  一番“拍打拉筋”後,除疼痛外,記者並無其他感覺。

  體驗患者病重報警

  對于“拍打拉筋”,有人說是“神功”,也有人說是“騙錢的,害人的”。

  家住海澱區的劉軍正51歲的岳母身患肝癌,去年年初,聽朋友介紹蕭宏慈的“拍打拉筋療法”能治療癌症,就報名參加了體驗營。

  劉軍正稱,體驗營設在海澱一家酒店內,主講人正是蕭宏慈。為期兩周的體驗營費用高達2萬元,岳母還被要求以6000元的價格買下一個足療儀器。

  “參與者被要求必須停藥、停食,闢谷(不吃飯排洩毒)。”劉軍正說,每天內容就是聽講課,跑步和拍打拉筋,“剛去身上就被拍出幾個淤青大疙瘩”。

  劉軍正說,岳母參加體驗營後未見一點療效,身體狀況反而急劇下降,“去之前還能正常走路,去了沒幾天幹脆下不來床了。”

  隨後,劉軍正報警,“蕭宏慈等人找來介紹岳母參加體驗營的朋友勸解,最終退錢私了。”

  劉軍正稱,岳母參加體驗營三個月後去世。

  事實上,2010年,蕭宏慈就在台灣出過事。

  當時,“拍打拉筋”在台灣走紅。開班授課,高價體驗營,參加電視節目,蕭宏慈甚為高調。

  當年4月,“台北市府衛生局”認定蕭宏慈不具備醫師資格,卻在公開場合宣教民俗療法的療效,如“拍7天治糖尿病”,“任何病拍打可自愈”等言論違法。“移民署”以違反“移民法”等規定,處罰蕭宏慈5萬元(新台幣),限其在7天內離境。

  “拉筋凳”發明者質疑

  在大陸,蕭宏慈“拍打拉筋”也引起專業人士質疑。

  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郭長春認為,“拍打拉筋”有一定健身功效,只能說是健身不是醫學,“說治百病是無稽之談”。解放軍總參謀部總醫院(309醫院)中醫骨傷科博士邢慶昌認為,適度拍打特定穴位,的確能強身保健,但過度拍打會對軟組織造成傷害。

  蕭宏慈在《醫行天下》書中稱,曾師從“拉筋凳”的發明者──香港醫師朱增祥。

  年過七旬,行醫50年的朱增祥証實,“拉筋”主要是放松筋經,輔助身體康健達到舒經活血的效果,不可能治療百病,“我自己有糖尿病,如果真能治百病,為什麼連我都治不好。”

  記者調查期間,曾試圖對“醫行天下”官網和“醫行天下/蕭宏慈”博客上,“拍打拉筋”治好疑難雜症的文章進行核實,但苦于文章中的人物信息都比較模糊。

  在“醫行天下”錦州中醫門診部調查時,負責人李菁向記者介紹一份“醫行天下”內部報紙,上面多篇學員寫的“拍打拉筋”治愈病患的稿件,與“醫行天下/蕭宏慈”博客上內容相同。例如,一篇寫“身患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腎炎等多種疾病的82歲老母親,拍打拉筋一年後,就不用吃藥”,博客上署名“李晶”。另一篇寫“拍打拉筋神奇治愈腦梗”,博客上署名“楊菁菁”。

  李菁介紹時透露,上述兩篇文章是她所寫。而李菁正是蕭宏慈的弟子。

  無証“神醫”年賺千萬

  據了解,“醫行天下”項目已建立“醫行天下培訓中心”,開辦“醫行天下自愈力健康管理體驗營”,並在北京和台灣設立總部。

  記者調查,“合祥久遠公司”負責蕭宏慈“拉筋拍打療法”在中國大陸的推廣宣傳,並為蕭招募弟子等。也是“醫行天下”項目北京總部。

  昨日,海澱區板井路金源商務中心寫字樓6層,“合祥久遠管理咨詢公司”的招牌已被摘掉。

  “不久前,合祥久遠公司的招牌突然被摘走了。”該寫字樓一名工作人員說。

  數月來,記者通過各種方式聯系蕭宏慈,但均未果。“醫行天下/蕭宏慈”博客內容顯示,近來數月里,蕭宏慈一直在德國、瑞士等地宣傳推廣“拍打拉筋自愈法”。

  據不完全統計,僅2011年,蕭宏慈及“醫行天下”項目在北京、上海、成都、深圳、錦州等地,至少舉辦各類“拍打拉筋自愈法”培訓班、體驗營70余期。2011年,僅辦班一項收益達940萬左右。當年7月至11月,蕭宏慈及其公司營業額達430萬元。其中書、光盤、“拉筋凳”每月銷售額約為15萬元,累計年收入約180萬元。

  作為“拉筋凳”的發明者,朱增祥稱以售價1600元的“拉筋凳”為例,成本僅為百元左右。朱增祥估計,這兩三年僅銷售“拉筋凳”就讓蕭宏慈獲利上千萬元。

  朱增祥說,蕭宏慈還曾在武漢開設過類似診所的保健場所,進行拉筋拍打,針灸正骨等高價治療,每次的費用至少為600元。一名頸椎不適的病人接受正骨,不但頸椎未治好,反而造成病人高位頸椎錯位,半身麻木。

  “病人知道我是他師傅,跑到了香港來找我。” 朱增祥說,蕭宏慈類似的事故還發生在沈陽、台灣等地,“先後找到我的有幾十人。”

  這些病人們告訴朱增祥,有患者被治壞了,蕭宏慈就關閉場所,以“雲游”為借口消失。這時有些患者才想起到衛生部的網站上查詢,“根本找不到蕭宏慈的醫師資格証”。

  8月30日,身在國外的蕭宏慈在博客聲明:

  “我早說過我非醫生。”

  ■ 專家說

  ●丁全茂

  中國中醫研究院廣安門中醫院推拿科主任

  ●孟和

  原中國中醫科學院骨傷研究所創傷骨科主任

  關于“拍打” 出痧是皮下出血

  丁全茂稱,蕭宏慈的“拍打”就是類似中醫的刮痧、走罐,使皮下出血,促進血液循環,對血管有刺激性的反射,絕非蕭宏慈宣稱的“有病就有痧,痧重病就重”。拍打是按摩中的一種手法,正確方法是,使震動力量傳達進去,震動氣血,而不是將皮膚拍出血點子,甚至是破皮流血。

  關于“拉筋” 拉筋治百病忽悠

  丁全茂稱,從原理上說,拉筋可以使血液循環加快,促進血液循環,這對一些軟骨損傷以及慢性疼痛確實起到緩解的作用,但不能說有治本的作用,“治百病更是忽悠人”。同時,拉筋不能超過彈性範圍,否則就會拉傷,絕非蕭宏慈宣稱的“要是想病好得快,就多拉、長時間的拉;要想病好得慢,就少拉、短時間的拉;要是想病別好,那就別拉。”

  孟和認為,如果說什麼病都能治,就不是醫學,“所以台灣把他趕出來就是對的。”

  關于“自愈” 沒理論沒驗証性

  丁全茂認為,西醫藥物提純到一定程度,一些藥物會出現停滯的效用,或者在有效性強的同時,副作用也越來越大。中醫接近自然療法,所以蕭宏慈宣傳時,在國外很受歡迎。蕭宏慈的書和博客,只是把中醫里私穴、經絡這些名詞提出來,並沒有真正的中醫理論,一些搜集來的觀點也沒有驗証性。

  關于“資質” 就是在謀財害命

  丁全茂稱,醫生里做推拿都要求是醫學院畢業,至少五年教育,取得醫生資格的。外面開店按摩的從業者,也需要有按摩師証書。但他們不能說是行醫,只是做一些按摩保健。醫生沒有按照規定行醫被稱作非法行醫。蕭宏慈連從醫資格証都沒有,夠不上非法行醫。沒有資格的人員來操作根本不叫做行醫,其實就是謀財害命。

  關于“宣傳” 打擦邊球避責任

  丁全茂認為,蕭宏慈宣稱“治百病”不是“包治百病”是在玩文字游戲,逃避責任。同時,他提出體驗營、自愈等代替治療看病,其實也是在打擦邊球,逃避相關部門檢查。就像減肥營通過鍛煉來收錢也是正常的。蕭宏慈只說是體驗營,沒說可以治病,像自愈體驗這樣的字眼的確是很難定性的。

  關于“神醫” 有病要去醫院治

  孟和認為,蕭宏慈宣傳的不是醫學,是打著中醫的幌子騙人。

  丁全茂說,蕭宏慈的“自愈法”跟張悟本“把吃出來的病吃回去”是一樣的。一個張悟本被揭露了,可能還有李悟本、劉悟本等等,我們必須科學地看待。病理反應,氣衝病灶等宣傳,要靠實踐檢驗,例如過去興了一段氣功治百病,現在也銷聲匿跡。不管什麼情況,有病一定要去醫院看,不要聽信一些人的忽悠。

  ■ “師傅”說

  “停藥拍打自愈”是騙人的

  “拉筋凳”發明人、香港執業醫師朱增祥曾是蕭宏慈的師傅。對于“拍打拉筋自愈法”,朱增祥認為,任何人被重重拍打都會淤青,蕭宏慈卻說是出痧排毒,“想治病就必須相信拍打、停藥,相信自愈,這都是騙人的。”

  朱增祥說,有病不吃藥光是拉筋拍打就是等死,“要是人人能自愈,為什麼還有醫院和醫生?要是拉筋拍打治百病,誰都不會死了。”

  A06-A09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石明磊 王卡拉 李禹潼 尹亞飛

  “神醫”蕭宏慈兩年速成之路

  蕭宏慈,這名祖籍湖北松滋的49歲男子,在《醫行天下》中自稱有多種身份。  名校畢業生、海歸、大學教師、鄉村教師、公務員、華爾街金融業成功人士、深悟佛、道的雲游者、作家……

  真正讓蕭宏慈聲名鵲起的,是2009年《醫行天下》圖書出版後,隨之而來的“神醫”稱號。

  蕭宏慈曾自述,44歲起雲游學醫。

  這意味著,從學醫到“神醫”,他只用了兩年時間。

  精通投資的“神醫”

  “受一名高僧指點,沿前世修道路線雲游粵西、湘西、四川等名山大川,巧遇眾多奇人異士、從僧人道士等人處習得中醫針灸推拿、點穴通絡等妙法”。

  在《醫行天下》圖書中,如同武俠小說般的奇遇,讓蕭宏慈“步入中醫江湖,走上醫行天下之路”。

  熟悉蕭宏慈的人士稱,蕭宏慈的真名是肖洪弛,畢業于外經貿大學,上世紀八十年代留學美國。他自稱先後在紐約、香港、洛杉磯、北京、上海,從事投資、銀行等行業。也曾在北京、江西等地當過老師,“能說會寫”。後來出書,肖洪弛就變成了蕭宏慈。

  《醫行天下》並非蕭宏慈的第一部書作,2004年,他就與胡野碧合著講述中國投資家在華爾街打拼的小說《股色股香》。

  對于此書,蕭宏慈在後來再版的自序里寫道:“有人以為這是一部炒股秘籍,有人認為這是一部情色小說,也有人認為這是一部自傳。”

  《股色股香》最初並未給蕭宏慈帶來太多名利。幾年後,他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並被成千上萬的信徒“神化”。

  “說一套,做一套”

  2008年前後,一份名為《醫行天下》的書稿到了出版人鐘健夫和鐘潔玲夫婦手里。

  “書稿講他(蕭宏慈)如何從海外歸來,遇到中醫,在民間學了這些那些中醫治療手法,以及去西藏的經歷體會等,我覺得寫得很生動。”鐘潔玲說。

  鐘健夫也認為,蕭宏慈的書稿寫得憂國憂民,有振興民族國醫的責任感,“看起來振奮人心”。

  “之前書稿就被其他出版社懷疑過。”鐘健夫說,蕭宏慈最先將書稿投至民營書商,但被懷疑要借書販賣“拉筋凳”等保健品,遭到拒絕。此後,書稿又投給作家出版社,出版社得知蕭宏慈沒有行醫資質,曾將書名改為《見証中醫》仍未能出版。

  “就這本書來說,當時蕭宏慈沒有渲染任何一種手法的極端效果。”時任北京藍洋文化傳播公司負責人鐘潔玲說。

  2009年1月,《醫行天下》出版。

  7個月後,北京藍洋文化傳播公司被起訴。蕭宏慈認為藍洋公司沒有跟著他到處跑做推廣,跟他的推廣要求不吻合。

  “我們的推廣很理性,他的預期太高了,認為自己的書應該紅翻天。他沒有中醫行醫執照,沒有開過診所,當時就有媒體提到了他的資質問題,我們沒法做。”鐘潔玲說。

  “他寫的是要振興傳播中醫、懸壺濟世,做起來卻是另一套。”鐘健夫說,在此期間,蕭宏慈四處演講,宣傳拉筋拍打法,推銷“拉筋凳”等器材。

  幾乎與《醫行天下》圖書同時出現的“醫行天下/蕭宏慈”博客,從最初轉載《醫行天下》圖書,逐漸成為刊登患者寫“拍打拉筋治好各種病”的平台。

  “瘋狂”後在台灣出名

  鐘健夫稱,大陸出版社對于捧蕭宏慈的書很謹慎。隨後,蕭宏慈選擇去台灣出書。

  2010年1月,台灣版《醫行天下》由台灣橡實公司出版。“內容變得瘋狂了。”鐘潔玲說。

  台灣版《醫行天下》分為上下兩部。

  上部書仍講自己雲游西藏、雲南、四川等名山大川的尋醫之旅,但“感悟更加深刻”,自稱俠醫,感悟“醫道即天道,中醫並不神秘,許多醫院難治的病自己就可以輕松治愈,且容易得令人難以置信。”

  下部書則在介紹“最為簡單安全,又效果宏大的拉筋與拍打功”,除了中醫傳承的拉筋延年之說,蕭宏慈大力倡導“道家古法拍打”,稱可通過拍打將身體里淤堵的陳年垃圾,拍浮出表面而排淨。

  圖書的封面上,用大號字體寫著:“拉筋拍打治百病”。

  鐘潔玲說,對比前後兩版圖書,能看出蕭宏慈開始向拉筋拍打治百病方向發展。

  台灣版《醫行天下》的確成為當時台灣養生保健的暢銷圖書,蕭宏慈和“拍打拉筋”也火了起來。紅極一時的蕭宏慈還上了電視節目與中西醫代表論戰。

  節目中,中醫師代表陳潮宗質疑“拍打拉筋治百病”,認為“拍打療法”不是醫療,更像是宗教信仰的言論。

  蕭宏慈回應,“以前我說拉筋和拍打治百病,抱歉,我說錯了,你記住,是千病萬病,它到底能治好多少病,未可限量。”

  2010年上半年,蕭宏慈宣傳拍打拉筋,被“台北市府衛生局”認定不具備醫師資格處罰,“移民署”限期離台。

  今年,8月30日,蕭宏慈在博客再此重申,“台灣版書名叫《拉筋拍打治百病》,但我從沒說過包治百病,後來在演講我中把‘治百病’改了,因為這麼說太局限,所以我說對不起,應該是治千病萬病。”

  同時他還稱,台灣的那場鬧劇,“等于給自愈法做了個免費廣告”。

  被逐出師門的徒弟

  台灣發展受阻後,蕭宏慈把重點轉移到大陸,在多家電視台的健康節目中宣講“拍打拉筋”。

  兩年的“神醫”速成之路上,蕭宏慈遇到的“貴人”除了出版商、電視台還有朱增祥。

  年過70的朱增祥是香港注冊中醫師,行醫50年,也是“拉筋凳”發明者。

  蕭宏慈在《醫行天下》書中稱,2006年,經朋友推薦讀到朱增祥《錯縮談》(後以《筋長一寸 壽延十年》在大陸出版)一書,對朱增祥肅然起敬。此後,他與朱增祥在香港相見,一見如故,拜為老師,朱增祥向他傳授了拉筋、正骨療法。

  “《醫行天下》出版後,我和老師的關系更加密切,無論老師來北京做手術還是我去香港,每次都會跟老師和其他弟子一起開懷暢敘。”蕭宏慈在博客中稱,“醫行天下所做的,就是將朱老師發明的拉筋法向全國乃至全世界推廣並發揚光大”。

  但對蕭宏慈這個徒弟,朱增祥很憤怒。

  “他跟了我沒多長時間,就在朋友家里見過一次面,吃過一頓飯。”朱增祥說,蕭宏慈曾在美國住了一段時間,生意失敗回國,“我們見面時是他最落魄的時候”。

  朱增祥向蕭宏慈示範過“拉筋”,主要展示了脊椎和各個關節的複位手法,“蕭宏慈不知道手法的訣竅,也不知道輕重”。

  “這個(拉筋)我做了50年了都不敢說做得好,他學了一下就說學會了,再教給弟子做,就越傳越誤人。”朱增祥說,蕭宏慈“膽子大,不守規矩”,“他給人針灸,一根針扎進去,拔出來又扎進第二個人身體里,我警告他是會闖禍的,那個時候他沒有出名,還比較聽話。”

  蕭宏慈“拍打拉筋治百病”的說法,更讓朱增祥覺得這個徒弟“大逆不道”。蕭宏慈邀朱增祥出席香港的體驗營,結果遭到拒絕。

  真正讓朱增祥看清蕭宏慈的,是“拉筋凳”紛爭。

  朱增祥曾委托蕭宏慈代為向國家專利局申請拉筋凳外觀設計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並于2009年獲准。

  朱增祥稱,蕭宏慈在未告知情況下,授權北京醫行天下健身器材有限公司使用其專利進行生產和銷售。

  2010年8月18日,朱增祥發表聲明,與蕭宏慈斷絕師徒關系。

  今年8月30日,忙于在歐洲搞“拍打拉筋自愈法”的蕭宏慈在博客中稱,“我的拉筋凳專利有6個,目前都被公開盜版、侵權,我忙于傳播自愈法,根本無暇兼顧這些。”

  在博客中,蕭宏慈仍不忘宣傳自愈法,“神醫遍地的時代即將來臨!”

  蕭宏慈時間表

  上世紀80年代畢業于對外經貿大學,此後赴美,自稱取得MBA學位,先後在紐約、香港等地從事金融業工作。2004年,與胡野碧合寫小說《股色股香》。此後退出金融界。2006年前後,在香港與朱增祥相識,以師徒相稱,稱從朱增祥處學會拉筋、正骨法。2007年前後,蕭宏慈稱開始在中國雲游,尋找中醫之路,感悟傳統文化。2009年1月,大陸版《醫行天下》出版。2010年1月,台灣版《醫行天下》出版,書中稱“拉筋拍打治百病”,成為暢銷書,此後接連在台灣辦培訓班、高價體驗營等。2010年4月,因宣傳拍打拉筋,被“台北市府衛生局”處罰,“移民署”限期離台,後轉移至大陸繼續推廣拉筋拍打。目前,在德國、瑞士等地推廣“拍打拉筋自愈法”。

(內容由新浪北京提供。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 Facebook
列印
關鍵字:中國蕭宏慈
新浪推介